分类
生活感悟

你喜欢的音乐,暴露了你的智商?

网上有一种流行的说法,说喜欢听古典乐、交响乐的人智商比较高,喜欢听流行音乐、摇滚的人智商比较低。真的是这样吗?

喜欢听什么类型的音乐,和智商有关系吗?
在2011年, 一个软件工程师,当时在加州理工大学读研究生的Virgil Griffith, 用Facebook上的音乐点赞数和美国大学入学成绩做了相关分析,结果发现最聪明的人喜欢听贝多芬,而最多点赞碧昂斯、流行音乐的人,SAT成绩普遍比较低。

这个结果在网络上的影响非常大,但是遗憾的是,Virgil Griffith所做的,并不是科学层面的研究,结果也并不可信。他的结果自然也受到了很大的质疑,比如在相关结果中,有的是特定歌手和SAT成绩的相关,有的又是音乐类型和成绩的相关。而一方面结果显示喜欢贝多芬音乐和好成绩相关,另外一方面,却并没有提及其他的古典音乐家,比如莫扎特。而古典音乐作为一整个类型,其实对应的成绩并不高。并且在这个“研究”中,不同的歌手、音乐家、音乐类型的样本量差别也非常大,音乐喜好中涉及到的其他相关因素都都没有排除,比如文化背景等等。总之,是个并不能当真的调查。

那么,智商和音乐品味到底有没有关系呢?

2016年发表在权威科学杂志《自然》杂志上的一个研究,提出了一个差不多是完全相反的结论:对于音乐的品味,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文化的,而并不是源于大脑本身。布兰戴斯大学的教授Ricardo Godoy在玻利维亚热带雨林的一个亚马逊部落中做了这个研究。

在西方音乐中,从古典音乐到流行音乐,一些固定的和弦比另外一些听起来会更加的悦耳,对于大部分人来说,C和G和弦听起来会更加的舒服,而三全音比如C跟F#和弦听起来就会不那么舒服,所以也被叫做“音乐中的魔鬼”。在协和和弦中,因为两个音的频率比例往往是两个整数,比如3:2,比如C和G和弦,通常叫做完美的五度和弦。

几十年来,神经科学家一直想要知道这种对和弦的偏好是否是根植于我们的大脑,是否在某种程度上是天生的,还是说取决于文化的影响。这个研究发现答案是后者。

科学家对100个亚马逊部落中的人做了测试,这些人从来没有或者很少听过西方的音乐。结果发现,亚马逊部落中的人对于C和G调的和弦,跟C和F#调的和弦,评价竟然是一样的。

在这个研究中,科学家不光观察了这个从来没有听过西方音乐的部落中人们对于音乐的偏好反应,还记录了居住在玻利维亚城市中一群人对于音乐的偏好,以及一些美国人对音乐的偏好。结果发现,没有听过西方音乐的人对于和弦和非和弦现在完全没有偏好上的差异,而玻利维亚城市中的人听过少量的西方音乐,他们表现出了对于和弦的轻微的喜好;而美国人则表现出了明显的对于和弦的偏好, 并且专门从事音乐的人对于和弦的偏好,又要比一般的人明显得多。

这个结果意味着,对于协和和音的偏好并不是大脑天生自带的,而是来源于西方音乐的文化熏陶导致。也就是说,我们对于音乐的品味喜好,可能更多的是取决于我们暴露在特定音乐中的程度。

所以回到音乐品味是不是能反应一个人的智商这个问题上。其实音乐品味可能更多的反映一个人从小生长的文化音乐氛围,听哪个类型的曲子比较多,就可能更喜欢听那个类型而已。这也是心理学上暴露效应的一个体现:对某种信息接触的越多,越熟悉,就越有偏好。

那么有没有什么类型的音乐,多听可以提高智商呢?

在1993年,Rauscher等人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一个研究发现,听莫扎特的音乐可以提高随后五分钟人的空间推理能力。于是,这个结果在当时的各种媒体上被大肆渲染,自然也被夸大了。大众变得觉得听莫扎特的音乐可以提高各方各面的智商。然而后续的研究并没有强大的证据支持这个结果。

一些使用了同样技术的后续研究,也并没有发现同样的正相关关系。有的研究甚至发现完全没有关系。不过也有一些研究发现听莫扎特的音乐可能可以提高一定的创造性问题解决能力,而大部分结果则是音乐提高空间推理能力的研究,不过这个认知能力的提高和听谁的音乐似乎关系不大,而更多和听的是不是自己喜欢的音乐有关,这个叫做乐趣唤起效应。

更进一步地说,音乐的不同类型并不是影响大脑活动的最大影响因素,相比起音乐类型来说,听的音乐是不是这个人喜欢的类型,对一个人大脑的连接活动影响更大。而这种对于音乐类型的喜好,影响最大的是叫做默认网络的大脑区域,这个默认网络包括了前额叶,顶叶、和内侧颞叶的大脑区域,主要负责一个人的自我意识、共情和对自身内部的思考功能。当一个人在听自己喜欢的音乐的时候,大脑默认网络的连接程度最强;而相反,当一个人在听自己最不喜欢的音乐的时候,他的大脑默认网络的连接程度最弱。

所以,喜欢什么音乐,就听什么咯。

参考文献:
1.Josh H. McDermott, Alan F. Schultz, Eduardo A. Undurraga, Ricardo A. Godoy. Indifference to dissonance in native Amazonians reveals cultural variation in music perception. Nature, 2016; DOI: 10.1038/nature18635
2.R. W. Wilkins, D. A. Hodges, P. J. Laurienti, M. Steen, J. H. Burdette. Network Science and the Effects of Music Preference on Functional Brain Connectivity: From Beethoven to Eminem. Scientific Reports, 2014; 4: 6130 DOI: 10.1038/srep06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