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业界动态

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悉数到场,破局常态化竞争能否带来新变局?

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增量放缓的大趋势之下,众手机厂商都做出了相应的业务战略调整。

苹果公司公布2019财年第一财季业绩财报后,苹果CEO蒂姆·库克当即宣布:“公司将下调iPhone在部分海外市场的价格,使其价格与最近的汇率波动前一致”。蒂姆·库克的当下立断与苹果公司2018年三款新iPhone 两轮自主减产动作关联紧密,颇有些重新自我审视的意味。

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悉数到场,破局常态化竞争能否带来新变局?

另一方面,在被iPhone 拿走整个行业79%的利润(2017年数据)后,处在狭小利润夹缝中的众手机厂商们大多数是充满焦虑的。

5G、大运存、骁龙855、折叠屏、4800MP镜头……成为众厂商在智能手机市场低糜大环境下准备迎接高光时刻的有力抓手,同时也是其消除焦虑、保证有序发展的一颗颗定心丸。

除此之外,众厂商先后敲定双品牌独立运营策略,归属于原有品牌的子品牌产品也逐步投放消费市场。

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悉数到场,破局常态化竞争能否带来新变局?

2018年5月1日,OPPO 正式宣布推出旗下手机子品牌 Realme。随后推出了该品牌旗下的首款千元机——Realme 1。Realme作为OPPO 在印度市场对抗红米系列的子品牌,是取得了不俗成绩的。CounterPoint 数据显示,Realme 1差不多在三个月时间里卖出了40万台,拿下了印度智能手机市场1%份额。

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悉数到场,破局常态化竞争能否带来新变局?

2019年1月份,雷军对原本作为小米手机的一个系列的红米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进阶”改造。红米从小米分离独立进行运作,启用全新logo、全新品牌名Redmi(跟上面提及的OPPO子品牌Realme倒有几分神似),由金立前总裁卢伟冰任职Redmi 品牌总经理。

独立后的红米Redmi开山力作便是4800万像素级别的产品Redmi Note 7,在甚至于没有利润可言的性价比(卢伟冰:红米Note 7利润太薄 只能优先供货线上)之下,Redmi Note 7在“赔本赚吆喝”的状态下迎来了销量破百万的高光时刻。

前几天,vivo也抛出一个瓜。独立于vivo的全新高端子品牌iQOO亮相。据了解,iQOO旗下产品售价将突破5000元,定位比NEX系列还要高,iQOO官博称“855只是他的一个小优点”亦足见其如此。

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悉数到场,破局常态化竞争能否带来新变局?

iQOO之后,疑似联想手机子品牌乐檬Lemeng的微博更新状态与联想手机进行微博互动。莫不是联想也要拿出双品牌方案?亦或是蹭个热点而已?

手机厂商们启用双品牌运营策略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其中也不乏先行者。像华为和荣耀、魅族和魅蓝、中兴和努比亚都是很好的例子。

常规情况下,众厂商间竞品硬刚。双品牌或多品牌运营策略则基于内部竞争形态而铺陈开来。这种竞争形态与360内部写木马、杀木马团队对抗发展的传言类似,最终的结果是在内部竞争层面来实现提高。

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悉数到场,破局常态化竞争能否带来新变局?

苹果骨子里所固有的执着以及其所占据的市场地位,决定了iPhone 仅设立数字、S、C、R等型号就能把智能手机这件事玩得很好了。但到了苹果之外的手机厂商这边,双品牌运营策略或是维持有序发展的切实可行性有效方案。
理由是:

一、有利于依托差异化用户发展模式来浮动划分品牌边界,打磨契合消费市场的差异化产品;
二、双(或多)品牌相互独立且互为补充,共同做大基本盘面。

华为和荣耀就是很好的例子。在做到上述两点的同时华为、荣耀坚持在创新、果敢决策、关键布局的基础之上向用户输出高品质产品。

目前看来,联想小米OV双品牌方案将悉数到场,看似破局常态化竞争形态而向内求,能否为智能手机市场带来新变局尚无法断论。双品牌策略面对消费市场的意图极其清晰——打磨契合差异化用户群的差异化产品、做大基本盘面,也有了很好的例子。但在智能手机市场增量放缓、新增量方向尚不明朗的当下,一切都充满太多未知变数。